我们也过儿童节
2016-06-02 10:19:13点击次数934


六一儿童节快到了,80后90后们都已长大,貌似这个节日已不再是我们的特权?但回忆起童年时代,娃娃头,酸梅粉,阿童木,花仙子,打弹珠,跳皮筋,游乐场,还有那个同桌的TA……那些鸡零狗碎、单纯天真的童年,何其的美好!让我们一起回忆,那些年我们的六一儿童节是怎么过的?




60年代儿童节






60年代的儿童节是红领巾、红缨枪,大院里的军歌和毛主席像章;排队去看场露天电影,用两分钱买份街头的小吃,得到两张硬刷刷的报纸或画报可以折成贯宝;田野里四处盛开黄花地丁,树林里知了或许准备褪壳,蚕豆正是饱满的时候——儿童节给了在田野里、乡村间撒野狂跑、恶作剧的好理由!那物质贫乏的年代里,无论是城市马路旁还是田埂间,都有无穷无尽儿童节的想象和游戏。











70年代儿童节






70年代的儿童节冰棒、小人书、街头叫卖的小货担;女孩子有了皮筋,男孩子有了玻璃弹珠;糖纸刚刚出现,就被孩子们精心收藏;童年里开始有了颜色、甜甜的滋味和二次元的视觉体验;电影院里虽然放映的依然是放了十年的《小蝌蚪找妈妈》和《大闹天宫》,但动画片终于可以被更多的中国小朋友看到了。









80年代儿童节






80年代的儿童节带有一种青春期提前的叛逆与情怀,那时《哪吒闹海》开始以神话的方式讲述一个儿童成长、寻求自由、自我救赎与离开家庭的故事。80年代的儿童节有了画笔、涂鸦板、有了孩子们去公园的草坪上游戏、画画和放声歌唱属于自己歌曲的印记;合唱里“让我们荡起双桨”的歌声依然嘹亮,但也有了“小燕子穿花衣”的歌声《小灵通漫游未来》的小人书系列和《红楼梦》《西游记》的连环画摆在街头的书摊上,每一位经过的小朋友充满期待地张望驻足。









90年代儿童节






时间转眼就是90年代了;人类二十世纪的最后一个十年,世纪末的想象从物质性的创意和文化消费中赋予了儿童节更多新奇的体验。孩子们的书包开始变得更加厚重,造型各异,花色丰富;商场里特别开设儿童节专柜,向中国介绍儿童节原来也可以以物质的方式,纵容一下自己未曾享有过的放肆童年;棒棒糖,儿童歌曲磁带,拼图,魔方,积木,万花筒,风筝……


虽然孩子们还是排着对整齐地走出校门,走进影院,走向公园,但他们眼中的世界,早已变得纷繁多彩,美丽诱人;走遍世界的“花仙子”和花钥匙;“休息一下,休息一下”的一休给了孩子们活出另一种童年的理想与设计,他们再也不是10年前,20年前充满了种种挣扎、渴望和谦卑幻想的孩子们了。


新世纪已降,60年代的儿童成为了爷爷/奶奶,70年代的儿童成为了爸爸/妈妈;80-90年代的儿童突然意识到自己原来可以做许多事情。但新一波的儿童节诱惑像潮水般涌来:电视里连续播放着奥特曼、希瑞、猫和老鼠、小神龙俱乐部开始改变孩子们对世界、对友谊、对关系、对力量的看法。公园里有了旱冰轮滑场所、田野里的年轻父母越来越少;农村里的孩子对儿童节的印象愈加模糊,城市里的孩子开始为自己的儿童节策划派对与活动。同一个节日,有些孩子得到太多礼物,有些孩子却一声父母的问候都得不到。










00后儿童节






2000年之后的儿童节仿佛是搭上了子弹列车飞速向前,孩子们有了自己的小书架,游戏区,专属的商店与柜台;他们开始急急忙忙地想要冲进大人的数字与网络世界,开始建设自己的小天堂。孩子们有了自己的QQ空间,把早餐钱省下,购置QQ空间的宠物与道具;牛仔伍迪很忙,宠物小精灵很萌。

儿童故事像流水账一般翻过一页又一页,孩子们迫不及待地想看下一页;书店里挤满了为儿童节购置益智类、游戏类、启蒙类读物的父母,儿童节才艺汇演的场地里气球飘动彩旗飞扬,我们都激情满怀地想将孩子们的儿童节,装点成为承载父母所有理想、狂想与异想天开的天才儿童训练营。


但所有的狂想都赶不上互联网的速度和ipad游戏制作的疯狂;十年间,足以让一个孩子从幼儿变成少年,让一个青年脱去懵懂成为中年,让一位中年隐忧老年的寂寞;但这些都比不上“植物大战僵尸”和“愤怒的小鸟”所开创的手指王国扩张的速度;我们在会写字之前,学会了手指点击指令;在学会游戏之前,学会了种植豌豆射手和派遣蜗牛去收金币;在学会了解校园欺凌与反欺凌之前,先学习了小鸟与小猪之间无理性的大战。


五岁的他每天在微博上贴图;6岁的她定时发布微信朋友圈;我们的童年交给了数字、网络、手机、平板电脑来陪伴,有谁还记得那一无所有的年代里,儿童节还有蓝天白云歌声响亮,老师与父母微笑相伴,而不是不断重复的数字背景音乐与僵尸的嚎叫、虚拟酷跑的鬼哭狼嚎以及小猪们诡异的窃笑。

中国的儿童节从早期的集体主义式儿童狂欢逐渐演变成今天的家庭式购物游、文化游和儿童才艺表演游!在这些变化里,我们还能发现多少与童年相伴的记忆?